网约车新规是如何成为“恶法”的?
日期:2018-05-08 16:33:00

根据《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车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符合以下条件的私家车可以成为合法的网约车,具体要求如下:


 一、驾驶员准入条件:

1、取得相应准驾车型机动车驾驶证并具有3年以上驾驶经历;

2、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

3、无暴力犯罪记录;

4、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条件。


二、车辆准入条件:

1、网约车应为7座及以下乘用车;

2、安装具有行驶记录功能的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应急报警装置;

3、车辆技术性能符合运营安全相关标准要求。


图片1.png


四地网约车要求细则    

自《暂行办法》实施以来,不仅规范了之前市场上常见的“黑车”,也极大的方便了大众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惠民的举措。

但就上图中京沪广深的征求意见稿,部分要求也着实令人不解,凉了人心。京广沪深四地,可谓是中国文明开发切最具经济活力和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有不少惠民政策,居民生活幸福指数高。但看到意见稿中的要求时,也着实让人大吃一惊。四大城市的开发、文明,在此意见稿中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歧视”,让人触目惊心。

在中央出台的政策中并无“本地”一说,那京沪两地管理者,又是基于怎样的目的,强制要求成为合法网约车必须拥有“本市户籍”呢?此举让人疑虑,也不解。就北京1997年颁布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中,的确有对出租车司机的要求,即“必须是本市常住人口”。可这也仅仅是1997年的政策,在城市告诉发展20多年后的今天,强制要求本地户口的意义和目的又在哪儿?京沪两地,外来人口远远超过本地人口,在沪40多万的滴滴司机中,仅有1万左右的司机是本地户口。如果推行此政策,滴滴在上海又该如何立足?

执着于条例而无始事实上外地司机在传统出租汽车和网约车群体的高比重,城市管理当局如此固守数十年前的制度条例而罔顾现实的变化进步,这样的城市管理方法和心态和夜郎自大又有什么区别?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可以理解本地牌照或许有利于出租车辆的管理监督,但是,强制要求司机必须具有本地户籍的道理又在哪里?对此我们实在感到匪夷所思,于是只能猜测它暗含这样的预设:在“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吸毒记录,无饮酒后驾驶记录,最近连续3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及“无暴力犯罪记录”方面,拥有上海户籍的人士较之外地人士拥有先天与先验的优势,上海人不言自明地拥有着当地人民政府赋予的权利,而这些权利是外地人士——即如被部分当地人所蔑称的“硬盘”——无法具有与享有的。

这真是一种羞耻,一种讽刺,对标伦敦、纽约的城市的当局竟然会制定如此看起来政治不正确实际上就是赤裸裸就业歧视的政策,请问,这不是后现代的闭关锁国那又是什么?

而1.8L 排量的准入限制意味着网约车行业对 A 级车的全面绞杀,那么,我们不禁要问的是,A 级车的“技术性能”究竟在哪一点上不符合当地管理部门对网约车的“运营安全相关标准要求”?或者说,管理当局所认为的“标准要求”究竟涵盖哪些具体的。

尽管 SUV 已经严重冲击了 A 级车在市场上的强势地位,但是,在2016年7月,A 级车在销量前20位的车型中占据了18席,也就是说,目前而言,A 级车依然是在家庭消费群体市场中最受欢迎的车型。而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的核心就在于重新优化配置这些闲散的社会资源。

当传统出租车行业陷入越来越突出的收入降低、服务质量饱受诟病以及在应对交通堵塞问题上捉襟见肘等困境时,家庭用车就脱颖而出扮演起活跃整个交通运输市场的角色,从实践和结果来看,我们不能说这样的尝试立竿见影,但是即使是最苛刻的批评者也无法否认,网约车、拼车等共享经济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改变了以往被传统出租汽车垄断的死水不惊的局面,缓解了城市交通拥堵的难题。

然而,现在,管理当局却以车辆排放标准为门槛从根本上堵住了共享经济进入到出租车行业的途径,如果家庭用车无法进行网络约车的话,那么共享经济本身即是无源之水,如果连交通出行这个共享经济模式施用最久、成果经验最多的领域都遭到打压的话,那么,在其他管制更加严格的领域,它又还会有什么作为呢?

更让人苦笑不得的地方在于,京沪广当局要求司机每天只能拼车两次,上海还要求合乘者的上车地点应在合乘出行车辆出发地周边半径1公里的范围内,或者合乘者的起讫点在驾驶员经过的路线附近,同时不得在设置巡游车营业站的机场、火车站等区域内揽客。

面对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当局管理的出发点不是在运行中发现问题逐渐完善,却是在运营的细则上设置让人莫名其妙的限制,如果仅仅是为了维护传统出租汽车行业的利益的话,这样的限制未免不上不下,如果是为了规范网约车的话,那么这样的手段却又太过严苛,条文和利益之间的冲突矛盾只会使得本来应该依法运营的网约车最后沦为一场管理者和运营者之间你追我跑的猫鼠游戏。

当然,我们并不认为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就一定放之四海而皆准,我们也不否认在当前的网络约车行业中存在着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弊病,但这绝不是管理者以一刀切的雷霆万钧之势对这个新生事物强行打压的理由。

对共享经济的掣肘式管理,更深层次而言,毋宁说是对互联网这一在国内诞生兴盛开来不过20多年的事务的投鼠忌器的态度,更是对市场运行规律的漠视和不信任,仅仅通过条文规定而忽视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仅仅通过行政手段干涉而无视现实的变化趋势,仅仅通过封闭的市场管控维护既得利益群体而将更广大群体的利益视如敝履,这样的方法和心态无论如何是我们无法认同与接受的。

在市场经济已经平稳健康运行近四十多年的今天,在互联网已成时代主流的今天,对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的管理规范正逐渐成为度量大城市的生与死的测试,我们期待并希望中国的大都会在这样的测试中表现出足够的活力、生机。

免费评估,获取APP方案及报价

资深分析师在线为您的APP从想法到实现答疑解惑,8小时内为您提供评估报告

关于您的项目

关于您

免费app评估

联系我们

技术顾问:郝雪松

18228925905

403442526

二维码

座机电话:028-8344-4485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菁蓉国际1栋B座709

技术顾问:李相才

17381929625

403442526

二维码